您好到访“众安网络” 为创客企业提供互联网创新与技术解决方案服务商

更多>>
您的位置:首页 > app开发资讯 > 行业热门动态行业热门动态

直播行业面临大洗牌,90%直播将死?

 
发布时间:2018-07-041111
  一位从事直播技术的业内人士告诉记者,“互联网直播服务提供者应当具备即时阻断互联网直播的技术能力”、“应当记录互联网直播服务使用者发布内容和日志信息并保存六十日”等互联网直播服务管理规定对中小平台来说是不小的挑战。
直播行业从来不缺“热点”,隔三差五便会登一次头条,从最早的斗鱼郭mini“换衣门”,到直播“造人门”,再到直播车祸,直播假慈善、殡仪馆等等,各种奇葩低俗色情事件层出不穷,人气主播为了关注度悍然挑战全民道德底线,甚至触犯法律。  一边是直播平台乱象,一边是不断调整和规范的政策法规,直播平台在井喷发展过程中无疑正面对着政策监管和道德风险。北京时间记者根据公开资料整理发现,自2016年开始,相关部门共对直播行业进行了四次政策调整。  2016年4月,北京互联网文化协会发布《北京网络直播行业自律公约》,要求所有主播必须实名制、不为18岁以下的未成年人提供主播注册通道以及建立主播黑名单制等。  7月,文化部颁布《文化部关于加强网络表演管理工作的通知》,要求包括直播平台在内的网络表演经营单位承担主体责任,应配足内容审核人员、严格监督表演行为。  9月,广电总局规定,不持有《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的机构,均不得通过互联网开展相关活动、事件的视音频直播服务。  11月,国家网信办要求,直播在提供互联网新闻新闻信息服务时,都应当依法取得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资质,并在许可范围内开展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  在短短一年内,文化部、广电总局和网信办先后重拳出击直播行业。12月1日,《互联网直播服务管理规定》正式实施,这意味着直播行业将面临新一轮的洗牌,那么,在愈发趋紧的政策下,各大直播平台还好吗?  直播不同于网约车 非刚需压力小  与旁观者焦灼的心态不同,身处直播行业的大佬们在面对政策寒冬时,显得意外从容。  对于直播平台上出现的饱受诟病的色情、暴力、涉毒等乱象,映客投资人、金沙江副总裁罗斌有不一样的看法,他认为这是任何新生技术的出现都可能面临的问题。就像当年的滴滴也会有黑车,饿了么也会有黑作坊。一个新技术就像新生儿一样,需要去规范,并帮助它成长,而不是去打击。  罗斌同时告诉北京时间记者,直播行业所遇到的阻力比网约车要小很多,网约车直接颠覆了传统出租车的利益,而直播行业并没有对其他行业造成大的冲击,从这个角度看,直播所面临的政策压力要小一些。  一下科技高级副总裁、一直播负责人雷涛同样认为直播平台不会面临网约车的政策压力。雷涛告诉北京时间记者,这是因为直播与网约车不同,它不是刚需,是一种娱乐性质的软消费。这就会导致直播行业不易形成巨头和市场垄断。  直播作为一个新兴的娱乐消费产业,同时促进了整个互联网生态的发展,并诞生了众多估值10亿美元的独角兽企业。据不完全统计,2016年国内直播平台估值10亿美元的企业便有斗鱼、战旗、映客等公司。  “直播是一个新生行业,它充满着朝气与活力,我相信政府会从一个规范的角度去鼓励创新产业的发展,目前,映客已经成立了一家合资公司,在东南亚、日本都会有市场布局,它将作为中国经济的一部分去参与全球化竞争”,罗斌表示。  比法规还严格?大平台期待被监管  据媒体报道,由台湾著名艺人黄立行创立、国民老公王思聪入股的17直播就因涉黄问题被下架。今年7月,文化部公布了第二十五批违法违规互联网文化活动查处名单,其中,斗鱼、熊猫、六间房等平台纷纷在列。可见,对于直播平台来说,内容监管一直是个不小的挑战。  映客的创始人奉佑生早年是多米音乐的COO,天天面临着音乐版权的监管问题,自然对内容管控比较敏感,罗斌告诉北京时间记者,这是他投资映客的重要原因。  除了创始人团队的专业性以外,映客还有一个“三分钟门槛”机制,在这三分钟内映客会观察主播的行为是否合规,过审之后才会把直播内容push到用户那里去。另外,映客会对在播内容进行实时审查,一旦内容出现问题立即暂停直播行为,用户也可以在发现问题后进行举报。  面对乱象丛生的网络直播,花椒团队也有一套严密的规范方案。花椒直播项目负责人告诉北京时间记者,在内容审核方面,花椒直播拥有600人的团队,且坚持7x24小时三班倒无间断审核,坚持以人工及技术排查并举,以保证5秒钟发现违规问题立即处理。所有直播房间内添加水印,对所有直播内容进行存储,提高主播资质审核门槛,对违规主播采取零容忍。  同样,斗鱼也拥有一支规模庞大的审查队伍,数量超过300人,可以24小时不间断地对内容进行审查。而且斗鱼还设有奖罚体系,以引导平台健康有序发展。  例如在斗鱼郭mini换衣门事件中,郭mini在直播间上身近乎全裸出境,平台在发现后迅速封掉了郭mini的直播间,同样在斗鱼上的“造人直播”,两分钟后便被平台及时掐断。  一直播负责人雷涛则告诉北京时间记者,一直播是一个媒体性很强的产品,它需要一个正面的品牌形象,所以在自身的管控方面,执行的审核要求会比政府规定更为严格。  不过,最新消息显示,网络直播的乱象依然严重,事实似乎与官方严格的监管背道而驰。北京市网信办于近日通报了涉及违规直播的属地直播类网站名称及被封停的直播账号数量,仅 “一直播”被网信办责令封停违规账号便有3124个,同时,快手直播被责令封停账号为103个;六间房被封停违规账号1228个。  网络小平台或被淘汰出局  对于新监管政策的出台,直播行业里的大玩家看到的是更规范的市场和更光明的行业前景。  “这两天我看有的平台在直播殡仪馆,很扯”,雷涛对北京时间记者说,政府监管对一直播是利好的。在市场监管不严格的时期,良莠不齐,对一直播的品牌形象是一种损害。如果一提到一直播,就认为上面充斥色情淫秽,如果用户有这样的联想,广告主有这样的联想,广告的价值就会下降。其实到今天,仍然是有一些平台在损害整个行业的利益。  就在刚刚过去的双十一,各大直播平台尝试与电商进行合作,试水“直播+电商”模式成了直播平台流量变现的新玩法,其中仅映客与天猫的合作,便为映客带来近千万的收益。据悉,一直播获得奥迪汽车品牌的广告投放,各大直播平台纷纷瞄准千亿容量的广告市场,而这需要的便是不断提高直播平台品牌形象。  据业内人士分析,新的直播政策出台,会对直播行业健康有序发展产生积极影响,对大平台来说是一种利好现象,可是对于小平台来说,更严苛的生存法则意味着更高的运营成本和更高难度的监管挑战。  (80家直播平台 已有部分直播无法登陆)  根据最新统计显示,截至到12月份,今年被淘汰的中小直播平台已有数十家,明确可查的有爱闹直播、网聚直播、趣直播、微播、凸凸TV、ulook要看直播、美瓜直播、猫耳直播等,除了倒闭的平台外,还有部分小平台走向转型之路,例如今年4月成立的纠纠直播现已转为内容出品公司。  斗鱼直播相关负责人曾对媒体表示,新政中提出的“对于配备与服务规模相适应的专业人员”的要求会显著提高运营成本,这对中小直播平台会造成一定影响。  一位从事直播技术的业内人士告诉记者,“互联网直播服务提供者应当具备即时阻断互联网直播的技术能力”、“应当记录互联网直播服务使用者发布内容和日志信息并保存六十日”等互联网直播服务管理规定对中小平台来说是不小的挑战。  罗斌认为,直播领域会面临一次大洗牌,90%的直播平台都会死掉,剩下的是那些已经在行业里有一定市场规模的大玩家,小玩家要想赶超几乎不可能。  不过,雷涛对记者表达了不同的看法,用户在不同的直播当中会获得不同的满足,大有大的玩法,小有小的玩法。对大多数用户来说,需求并不是在秀场里和美女聊天,更多地是垂直领域的发展,但这个还处于起步阶段! 
 

0592-5073827

售前咨询(09:00-18:00)

[email protected] 众安(厦门)网络科技有限公司-风源ACNPHP技术品牌开发服务商  版权所有 闽ICP备14008980号-9 网站地图